下載客戶端
  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1 驚險生產

京城,雍王府。

“寶寶,有沒有聽到娘親說話呀?”蘇淺玉語氣溫柔,笑靨如花。

她撫摸著圓滾滾的腹部,真好,她和君鈺的孩子,快足月了。

蘇淺玉的侍女竹夏關懷道:“小主子定能聽到了世子妃的話,世子妃呀,就好好地安心待產?!?/p>

蘇淺玉正想笑古靈精怪的竹夏幾句,綠云卻匆匆從遠處走近。

綠云面帶焦慮道:“二小姐,外邊都傳鎮國將軍府通敵叛國,皇上派禁衛軍血洗了將軍府,一個……一個活口都沒留?!?/p>

這消息聽在蘇淺玉耳里,恍如天打雷劈一般。

怎么可能?外公忠心耿耿,怎么可能通敵叛國?

腹部忽然傳來劇痛,蘇淺玉捂著腹部,痛苦道:“我似乎要生了……”

竹夏大驚,主子這才八月半,俗話說七活八不活,這次恐怕……

竹夏不敢往下想,連忙指揮著婢女們把蘇淺玉送進了暖閣。

然而焦急的竹夏,卻沒看到身后綠云那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。

陣痛一直持續了三個時辰,蘇淺玉聲音嘶啞,滿頭大汗,眼看著已經有些脫力了。

但她一想到這是她和君鈺盼了許久的寶貝,蘇淺玉又咬緊牙關,努力使勁。

身邊竹夏焦急得團團轉,忽然想起世子爺那里有株陛下親賜的天山雪蓮,藥效甚著,若是熬湯必能讓主子恢復氣力。

竹夏躊躇了一下,便下定了決心,“世子妃,你一定要撐??!一定可以的!”

竹夏說完,緊緊地握了握蘇淺玉的手。

她轉身向綠云道:“綠云,先照看著主子?!?/p>

還沒等綠云答復,竹夏就跑出去了,自然是沒看到綠云一臉的不屑與譏諷。

蘇淺玉身上劇痛無比,但她還是咬牙堅持著,她一定要生下孩子!

“??!”蘇淺玉一聲凄厲的尖叫過后,是嬰孩響亮的啼哭聲。

生下的是個男孩,蘇淺玉精疲力盡之下是心滿意足。

蘇淺玉的手無力地觸碰著嬰孩稚嫩的皮膚。

她臉色蒼白,額上還帶著汗水,眼神柔和地看著被放在床邊的嬰孩。

這就是她和君鈺的孩子,真可愛,蘇淺玉眼神愈加柔和。

穩婆等人已經退出去了,只留綠云站在一邊站著。

忽然,門被撞開,竹夏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。

竹夏撲通跪在床邊顫抖道:“世……世子妃,奴婢剛才撞破了世子爺和五小姐的奸情!就在……就在世子爺的書房里!”

蘇淺玉被這一消息擊得身子一震。

這不可能?!她和夫君成婚五年,夫君處處體貼深情。

她的五妹妹也是她一路疼到大的,兩人怎會做出茍且之事?!

不過,她經歷生產之時,夫君確實不在……

蘇淺玉眼眸緊緊盯著竹夏,想從她的表情讀出一絲欺騙。

可竹夏的眼神中滿是誠懇,蘇淺玉渾身發冷,喃喃道:“定是你看差了!”

“她沒看錯,我的好姐姐?!彪S著話音落下,一名女子帶著兩個婆子進來。

女子著一身大紅色的紗裙,身段嫵媚,指甲上染了大紅色,襯得女子膚白如雪。

蘇淺玉聽到熟悉的聲音,猛的抬頭,視線卻凝在了蘇雅音的頸邊,凝在那一朵朵盛開的紅痕之上!

蘇淺玉的心,一點點下沉。

她看得分明,那是歡愛后留下的痕跡……

而她的妹妹,還尚未婚配……

蘇雅音笑得明媚動人,手準確地撫上頸邊盛開的曖昧印記。

她笑道:“二姐姐,你看吶,這是君鈺方才種下的,君鈺愛的人是我蘇雅音,而不是你,一個罪臣之女生下的孽種!”

“你閉嘴!”蘇淺玉心發痛著,眸子狠狠盯著蘇雅音。

她母親不是什么罪臣之女!

她的外公,更事為安國立下過汗馬功勞!

蘇淺玉容不得蘇雅音詆毀他們半句!

蘇雅音眼眸一轉,似乎想到了什么,捂住嘴咯咯嬌笑起來。

“二姐姐,妹妹忘了告訴你一件事了,蘇靖昨日精盡人亡,死在了青樓妓子的肚皮上,傳得人盡皆知呢!”

“蘇淺玉,你的母親搶了我母親的正室之位,天算不如人算,不過一點小小的紅花就讓她死了?!?/p>

“你和你的弟弟,更是不成才,不過幾句好話,就把我們當成最親密的人看待,哈哈……你有沒有聽說過捧殺一詞???!真是蠢到家了!”

蘇靖!蘇淺玉一母同胞的弟弟!丞相府唯一的嫡出少爺!不,如今不是唯一了!

還有她的母親之死,原來并非意外!

蘇淺玉眼眸里,隱隱布滿了血絲,嘶啞地笑了起來。

原來是她傻,認仇人為母,沒有護好她唯一的弟弟!她悔不當初!

蘇雅音見她笑了,反而不悅了起來。

她視線掃到床邊的襁褓上,“喲!二姐姐的孩子好生俊俏呢!綠云去把他抱過來?!?/p>

蘇淺玉猛的抱起嬰孩,警惕地看著蘇雅音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蘇雅音嬌笑起來,她恨蘇淺玉,恨她占了嫡出的位置,從小就被爹爹捧在手心里。

即使蘇淺玉沒了名聲,還能當上世子妃,她就是不服!

不管是爹爹,還是世子妃的位置,那都是屬于她的!

“瞧二姐姐護得真緊!”蘇雅音不緊不慢的說著,還向綠云使了個眼色。

綠云得了眼色,自然是想要在蘇雅音面前立功,想硬搶了嬰孩過來。

癱坐在地上的竹夏見勢不妙,趕緊攔腰抱住小主子。

“小公子是世子爺的子嗣,身份尊貴豈是五小姐能輕舉妄動的?!”

“綠云,你是世子妃的婢女,怎能聽外人指揮,忘了世子妃平日里對你的好嗎?”

綠云被攔住,有些氣急敗壞,她轉頭看著蘇雅音。

蘇雅音臉色陰沉,剛剛竹夏的一句身份尊貴豈能輕舉妄動,戳到了她的心坎上。

就在此時,一道渾厚的男聲響起,“奸夫已經被斬殺,不過一個毒婦和人私通的野種,何來身份尊貴?”

隨著聲音進來的,便是雍王府的世子爺,慕君鈺。

慕君鈺話音剛落,一顆帶血的頭顱被扔到了地毯上。

那張帶血瞪著眼眸不甘的臉,正是蘇淺玉外公派來保護她的暗衛!

慕君鈺的一句話,讓緊緊護著嬰孩的蘇淺玉一陣陣發冷。

她不可置信地盯著慕君鈺,他剛才說……他們的孩子,是和人私通的野種!

“慕君鈺!這是你的孩子??!”蘇淺玉撕心裂肺的叫喊著。

慕君鈺似乎聽到了天大的笑話,輕嗤一聲。

他一手攬住蘇雅音,低下頭一臉柔情的看著她。

他再抬頭看蘇淺玉時,卻是一臉嫌惡。

“還愣著作甚,把那野種抱過來讓世子妃處置,違背主子命令的賤婢,拖出去亂棍打死!”

慕君鈺口里的世子妃指的是蘇雅音,蘇雅音一喜,得意地瞥著蘇淺玉慘白的臉。

麻倉洛說:

暫無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鍵 進入下一頁。
我要評論(0)

優秀作品推薦

客服
分享
追書 評論 捧場 目錄
体彩p3带坐标连线走势图